虚拟会议的N个问题/万年船

Nanyang Sun, Dec 13, 2020 10:19pm - 2 months ago


说回前周发生的股东投不成票的问题,除了注册司事后的一番解释以外,大马交易所和证券监督委员会还是保持缄默,似乎这些当局也不知道如何协调或改善。

虽然,当天的股东会议,不能投票的是少部分股东,无法影响大局,但是,万一问题出现在一些特定的股东会议,而起了决定性的小股东又投不成票,那么,影响可能就不小。

举个例子来说,在11月30日举行的关氏(KWANTAS)股东特大,寻求股东批准公司,建议以每股1.65令吉对少数股东进行选择性资本回退, 当天的投票结果显示,只有103名股东投票(100名赞成,3名反对)。

如果出现线路问题,导致一些股东投不到票,可能因此影响到这项议案的合法性,到时,交易所和证监会如何处理呢?

(注:本文只是举例而已,关氏的股东特大已经监票员鉴定,接受投票结果)所以,投票事项,不可等闲视之,大家应该想个应急方案,来准备应付意外发生。

同样的虚拟会议,还有另一个问题,也让少数股东感到越来越不满,却又无法可施;这个问题就是提问事项。

股东会议一般会设定问答时间,让股东提问。股东所问的问题,既可包括公司业绩和前景,也可以就财政报告内容提问,或者关系到企业监管问题,以及一些未证实的传言,甚至是问责公司或董事表现。

选择性回答问题

总而言之,只要涉及公司或行业,问题可以包罗万象。

推出虚拟会议后,股东和董事部的互动明显的减少。许多董事部选择性的挑问题来回答,太“难啃的骨头”可以略过不提。

许多股东明明有发出问题,但是,董事部没有在会议中提出及解答,抑或轻轻带过,让问者颇有被忽悠的感觉。

笔者在最近举行的一家手套公司股东会议里,事先问了几个问题,然后在主席提到公司表现时,又再问几个问题,前后六、七个问题,皆石沉大海。

主席在问答环节结束前,还不忘自我吹嘘一番,说道他几乎问无不答,一些同类的问题也被他整合起来一次过回答了。

如果在平时,笔者(不止笔者,很多小股东)一定忍不住站出来责问他,为什么不回答提问,但是,在虚拟会议里,纵有满肚子不满和委屈,也发不出声,只能暗骂。

上述这两个问题,前者(投不成票)是意外,后者却是有意为之。

笔者和许多小股东,希望执法当局可以想出妥善的方法,避免意外发生之余,也协助小股东发声,不要让董事部染上选择性回答问题的陋习。

免责声明

本栏纯属学术上或经验上建议,读者若有兴趣投资,应该自行深入研究或询问股票经纪才决定,盈亏自负。我们鼓励通过正确的投资方式创造财富。作者言论不代表《南洋商报》立场。






Related Stocks

KWANTAS 1.640

Comments

Login to comment.